苏舜钦轶事典故

  “读书佐酒”:苏舜钦为人豪放不受约束,喜欢饮酒。他在岳父杜祁公的家里时,每天黄昏的时候读书,并边读边饮酒,动辄一斗。岳父对此深感疑惑,就派人去偷偷观察他。当时他在读《汉书·张良传》,当他读到张良与刺客行刺秦始皇抛出的大铁椎只砸在秦始皇的随从车上时,他拍案叹息道:“真可惜呀!没有打中。”于是满满喝了一大杯酒。又读到张良说:“自从我在下邳起义后,与皇上在陈留相遇,这是天意让我遇见陛下呀。”他又拍案叹道:“君臣相遇,如此艰难!”又喝下一大杯酒。杜祁公听说后,大笑说:“有这样的下酒物,一斗不算多啊。”(原文出自元·陆友仁《研北杂志》)

  苏舜钦以书为下酒物,其豪放直率可爱的书生风采如今仍跃跃出现在我们眼前,让人真正知道读书之乐乐如此,其读书佐酒的事迹传为美谈。

作者介绍

苏舜钦 苏舜钦 苏舜钦(1008─1048)北宋诗人。字子美。开封人。祖籍梓州铜山(今四川中江)。22岁时因父亲「门荫」得补太庙斋郎。景祐元年(1034)进士。历任蒙城、长垣县令。政治上倾向于以范仲淹为首的改革派。由范仲淹推荐,为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岳父是「庆历新政」主要人物之一、宰相杜衍。御史中丞王拱辰为了打击范、杜,抵制政治改革,借口苏舜钦用公款召妓乐宴饮而进行弹劾。苏舜钦以「监主自盗」的罪名被削籍为民,退居苏州筑沧浪亭。工散文,是诗文革新运动的重要作家,与欧阳修、梅尧臣友善,时称「欧苏」和「苏梅」。其文学思想的基本观点是「原于古,致于用」,主张文学要反映现实,诗歌创作强调有利于「政化风教」,与白居易诗论精神一致。创作活动以进奏院事件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与政治活动紧密联系,文笔犀利,议论激烈。诗歌也具有政论性,如《庆州败》、《感兴》第三首、《城南感怀呈永叔》等。有的诗歌对人民群众的苦难倾注了同情,有的抒发英雄抱负。抒情写景,雄放不羁,意境开阔,使读者能够感受到他内心感情的激荡,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后期由于隐居生活的局限,寄情山水的作品增加。散文《沧浪亭记》语言简洁流畅,言情叙事委婉曲折,感情深切。既反映了逍遥于自然的生活情趣,又表现出对污浊官场的鄙弃。《淮中晚泊犊头》、《夏意》等小诗,也写得新鲜恬淡。不少作品抒发了蒙冤受害、壮志难酬的悲愤心情。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中评他的诗「笔力豪隽」、「超迈横绝」,借助自然景物,发挥奇特想象,抒发愤世疾俗的情怀,是他诗歌风格的基本特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xtylj.com/wenzhang/4245.html

苏舜钦的诗词

热门名句